文◎簡莉媛

 細雨紛飛的午后,台北的天空也飄落片片詩意。台北賓館傳出的吟詩聲,與遠方的春雷遙相呼應,似乎在提醒世人,「春天正從台北出發了。」
以吟詩點醒春意,儼然成為新春文薈的壓軸好戲。二○○九年的新春文薈邀請余光中、陳千武、楊牧、莫那能、鄭愁予等藝文界具代表性的詩人,在茶會上親自朗誦他們的詩作。二○一○年的新春文薈除了朗誦古詩,更以吟唱的方式,吟詠出詩中意境。
 東吳大學停雲詩社及竹韻流羽國樂社,吟唱歐陽修的〈洞天春〉、杜甫的〈春夜喜雨〉、柳永的〈望海潮〉,呈現一片春雨降霖、萬物蓬勃、欣欣向榮的景象。
 隨後,國家文化總會副會長林澄枝以河洛語吟唱曹雪芹的〈題帕三絕〉、張繼〈楓橋夜泊〉,別有一番韻味。由於林母平時喜愛吟唱詩詞,讓她從小在耳濡目染下,對吟詩產生濃厚興趣,吟畢之後,餘韻繞樑,令人沉吟再三。

 

副會長林澄枝以河洛語吟唱曹雪芹的〈題帕三絕〉。〈題帕三絕〉 曹雪芹
其一
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閒拋曲為誰?
尺幅鮫綃勞惠贈,叫人焉得不傷悲?
其二
拋珠滾玉只偷潸,鎮日無心鎮日閑。
枕上袖邊難拂拭,任他點點與斑斑。
其三
彩線難收面上珠,湘江舊跡已模糊。
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識香痕漬也無?

 

〈楓橋夜泊〉 張繼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會長劉兆玄現場吟詩〈時差〉。 在現場氣氛感染下,國家文化總會劉兆玄會長詩興大起,也當場獻上自己創作的詩作〈時差〉。「巴里島跟台灣差不多在同樣一個經度上,其實沒有時差,但巴里島整個的步調,讓我感覺到有時差。」劉會長難得分享創作的情境,讓人一窺他感性的一面。

 

〈時差〉 劉兆玄
一覺三千里 南飛過日家
雲定天截海 風和浪撫沙
頂重婦行緩 暝幽男坐暇
光陰輕躡足 南北有時差

 

 馬總統稱許劉兆玄不但會寫武俠小說,也會作畫、寫詩。他回憶起去年劉會長出席客委會主辦的「桐花祭」活動,行經北二高時,看到滿山一片雪白,以為有一千隻白鷺鷥在枝幹上棲息,但任憑他怎麼呼叫怎麼揮舞,白鷺鷥都置若罔聞,這時他才驚覺,誤把油桐當白鷺。馬總統甚至當場朗誦起來,「陽春四月落客家,疑有千鷺棲枝芽;震衣長嘯鷺不去,原是滿山油桐花」,引起台下一陣驚呼。

最後,自謙寫詩造詣有限的馬總統,也在眾人鼓舞下,分別以閩南語及客語吟唱詩人孟浩然〈春曉〉,及劉禹錫〈烏衣巷〉詩作。「以詩會友」為新春文薈下了最好的註解。

〈春曉〉  孟浩然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烏衣巷〉  劉禹錫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