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佳綺/台北報導 2009/02/14

國家文化總會今年的新春文薈活動,特別邀請到在台灣藝文界最具代表性的五位詩人:余光中、陳千武、楊牧、莫那能、鄭愁予,為現場來賓朗誦他們的詩作。正如同主持人張曼娟所說:「我們是詩的民族,春天亦不能無詩」,在台北賓館別緻的西式庭園當中,春天的微風、細碎的陽光,以及詩人充滿感情、時而激昂、時而溫柔的吟詩聲,讓本次盛會更添文藝氣息。

首先登台的是文藝圈公認「不需要推薦,因為四方都傳誦他的詩」的詩人余光中,他特別以詩作《兩個情人節》,祝福在座所有的情人,包括在現場被他稱為「永遠的情人」的妻子,以及馬總統與總統夫人。

另一首詩則是《讓春天從高雄出發》,這是一首描述春天如何從台灣的高雄港登陸,伴隨著海浪、陽光所帶來的訊息,春天一路向北,直到整個台灣感染到春日的氣息。

 

以下是《兩個情人節》、《讓春天從高雄出發》的全文:

兩個情人節 / 余光中

華倫丁後一天是元宵
連過了兩個情人節
是老了兩歲呢,我們
還是年輕了兩歲?

元宵前一天是華倫丁
連做了兩天的情人
是一天只愛一半呢,我們
還是一天愛兩倍?

而過完連心的情人節
剩下的日子怎麼過?
是愛得越來越淡呢,我們
還是愛得一樣多?

「看你啊真夠傻」
她只輕輕一吻
就封住了我的嘴唇
止住了喋喋的蠢話

讓春天從高雄出發 / 余光中

讓春天從高雄登陸
讓海峽用每一陣潮水
讓潮水用每一陣浪花
向長長的堤岸呼喊
太陽回來了,從南回歸線
春天回來了,從南中國海
讓春天從高雄登陸
這轟動南部的消息
讓木棉花的火把
用越野賽跑的速度
一路向北方傳達
讓春天從高雄出發

http://www.gacc.org.tw/images/literature/2423.5530_0E000C0%5d0H0f0009.jpg

第二位吟詩的詩人陳千武,被譽為福爾摩沙詩人,高齡八十七仍然寫作不輟,堪稱為台灣文人的典範。而他為本次盛會帶來了一首他於一九六四年六月,在南投中興新村一帶,眼見從路邊的溝渠當中,繁茂生長的蓮花,有感而發寫下的詩作——《蓮花》。

 

http://www.gacc.org.tw/images/literature/2424.5600_00d0Z0C0%5d0H0f0009.jpg蓮花 / 陳千武

反正是從泥土裡誕生的嘛
啊啊  請不要
請不要用那種眼色凝視我

所謂潔白  就是顯出在我外面的虛榮而已
所謂喜悅  只是
當浴著噴泉的水滴而已

透過水滴  那邊懸起了霓虹
那小小的霓虹  是我追逐的幻榮啊
若是霓虹消逝了  我的世界也就消逝
——雖然  妳都知道這些

在泥土裡蔓延的我的母體
等到季節變了  就萎謝了我
終久要返回泥土的我
——雖然  妳都知道這些

只是讚美我這暫時潔白的花容
啊啊  請不要
請不要用那種眼色凝視我……

第三位詩人楊牧,主持人張曼娟說,聽楊牧的詩,如同經歷一場山風海雨,他的文字讓我們能回望過去,也展望未來。而他為本次盛會朗誦的詩作,也以歲月的流逝與記憶的永存為題,是《時光命題》與《故事》。而楊牧特別說明,《故事》一詩是一個文字實驗,他企圖藉著文字,呈現出西洋音樂的獨特手法。這樣的音樂效果,讀者在閱讀時未必能夠察覺,唯有詩人吟詩的時候,能夠藉著聲音的變化呈現出來。

 

http://www.gacc.org.tw/images/literature/2425.5755_000C0%5d0H0f0009.jpg時光命題 / 楊牧

燈下細看我一頭白髮:
去年風雪是不是特別大?
半夜也曾獨坐飄搖的天地
我說,撫著胸口想你

可能是為天上的星星憂慮
有些開春將要從摩羯宮除名
但每次對鏡我都認得她們
許久以來歸宿在我兩鬢

或許長久關切那棵月桂
受傷還開花?你那樣問
秋天以前我從不去想它
吳剛累死了就輪到我伐

看早晨的露在葵葉上滾動
設法於脈絡間維持平衡
珠玉將裝飾後腦如哲學與詩
而且比露更美,更在乎

北半球的鱗狀雲點點反射
在鯖魚游泳的海面,默默
我在探索一條航線,傾全力
將歲月顯示在傲岸的額

老去的日子裏我還為你寧馨
彈琴,送你航向拜占庭
在將盡未盡的地方中斷,靜
這裏是一切的峰頂

注釋:
(第6行)摩羯即capricornus,公羊座,12月22日至1月19日太陽在摩羯宮。
(第12行)《酉陽雜俎》卷一:異書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砍之,樹創隨合,人姓吳名剛,西河人,學仙有過,謫令伐樹。
(第13行)漢樂府〈長歌行〉:青青園中葵,朝露待日晞。
(第21行)寧馨,晉時口語謂「如此」,「這樣」。
(第22行)Yeats:And therefore I have sailed the seas and come / To the holy city of Byzantium.
(第24行)Goethe:Über allen Gipfeln / Ist urh…


故事 / 楊牧
                                        
假如潮水不斷以記憶的速度
我以同樣的心,假如潮水曾經
曾經在我們分離的日與夜
將故事完完整整講過一遍了
迴旋的曲律,纏綿的
論述,生死俯仰
一種迢迢趕赴的姿勢

在持續轉涼的海面上
如白鳥飛越船行殘留的痕跡
深入季節微弱的氣息
假如潮水曾經
我以同樣的心

而在楊牧之後,原住民詩人莫那能,則是以激昂的語調為現場觀眾朗誦《失去青春的山》,他表示,排灣族是一個沒有文字的民族,是在這五十年來才開始使用文字,然而他有一次聽取排灣族長輩的教誨:「土地是我們永遠的母親,溪流則是母親的乳汁」,他心有所感:人與自然之間相互依存,一如母親與孩子的關係,如今正在文明與人類的自私下遭受破壞。他於是寫下此詩,這是一首歌頌自然的詩,亦是追思著大自然所失去的青春,詩人抒解傷懷的詩。

 

http://www.gacc.org.tw/images/literature/2426.0237_0000C0%5d0H0f0009.jpg失去青春的山 / 莫那能
 
我用流離返鄉的心情
遙探著妳裸露的身軀
在雲霧中隱現晃動
塵土,蒙封了妳的青春
風雪,也在妳身上
刻下了頹敗的斑斑傷痕
我用流離返鄉的心情和妳重逢
重逢在我們相親的時光
少年的我
曾用飽滿的生命
領受妳春天裡的蟲嘶鳥啼
像是曼妙的樂章
激奮著少年的寂寞
領受妳秋季中的漫山紅葉
有如少女易羞的臉頰
牽引著不安的青春

 

最後一位上台吟詩的詩人鄭愁予,為了本次盛會特地從美國返台,他以兩首詩作:《橋的邀請》、《三角形的波浪》,和來賓們分享他在參加了國立金門藝術學院的活動之後,體認到台澎金馬四個海島的特殊地位,並且期望台灣海峽的這四個海島,能夠如同地中海、加勒比海一帶那樣,在人類歷史上開展出燦爛光輝的心情。

http://www.gacc.org.tw/images/literature/2427.0053_0G0T00C0%5d0H0f0009.jpg橋的邀請/鄭愁予                                             

彩虹的另一端是無盡想像的夢土,
中華文明首先為人類把虹的圓拱造成橋; (註一)
橋, 當做一個形象是延伸方向的指標,
橋, 當作一個意象, 啊! Bridge a gap !
乃跨越世上任何的可行與不可行 !
 
有橋的跨越——技術、藝術、學術便沒有境外…
有橋的延伸——倫理 、鄉土、時尚便沒有邊疆…
橋. 架下的岸邊沒有對立, 不存在水土的消長;
橋, 是結構的緣、是金石的婚姻, 讓今生通往來世;
看哪! 生命本身就是橋, 把這一代輸送到下一代…

世界上見證新移民最多的橋、自由身世最顯赫的橋, <註二>
被歷史命名叫做: 金門大橋 !!
啊! 金門! 花崗之岩海陸之門千年的人文島!
歡迎大駕! 君臨金門! 每一位都是建橋的工程師 !
歡迎醉飲金門酒, 用橋建出彩虹一般的神奇!
                                                           
(註一):中國首先發明磚石建造圓拱橋的技術,俄國人派工匠來華學習,遂傳往歐洲。
(註二):華僑通過金門大橋移民舊金山,擁抱黃金與自由..
                                                                  
三角形的波浪/鄭愁予                         
          ——給台灣海峽的現代討海人     

三角形的波浪是直立奔跑的
兩個三角形的波浪奔跑而且牽著手
三個三角形的波浪奔跑到夕陽的地方而且擁抱起來  直立地擁抱起來
三個三角形的直立就是巍然矗起
於是一個夕陽閃耀下的金字塔就此矗立起來了
矗立起來了 在地球上一個生活著討海人的
叫做台灣海峽的地方

歷史上的人文上的戰艦兵船砲火燒夷的水面上的
討海人不是歷史的長瀾 不是人文的春潮
討海人自古就是以生命的博鬦養家活口的波浪
一批海浪湧起 而落下成為一片平靜
一批海浪再湧起 而落下成為縷縷的記憶
討海人的波浪雖泛著白花像是文盲白丁
卻向歷史在驚濤中延續 卻孕育了不是白丁的人文
撫育出秀才、拔貢、進士、狀元......教導出學士、碩士、博士、院士......
而更使海峽的波浪美如一片織錦的是來自
文學的創作者,美術的建造者,音樂的演繹者
在地球上 沒有任何一個海峽有如此擁擠的文化
不是英法海峽 不是達達尼爾海峽 不是直布羅陀

雖然它們也有戰爭和人文的歷史
他們卻沒有三角形的波浪
沒有三個群島:
    或是土地幾乎被數十萬發砲彈擊沉的經驗
    或是居民幾乎被嚴厲軍管扼殺生活意趣的經驗
    或是社會完全被遺棄在繁榮昇平快樂的人間之外
因為世界上沒有一個海峽有著討海人的或後代人的
順命的沉默 冤苦的徬徨 承受了生命掙扎中最重的無辜
世界上也沒有一個海峽如此包容
是這麼多層面的 多觸角的 多激情的人 啊! 人文的溫床
也正是這三個群島相濡的波浪構成生存的連線
而受上天之賜啊 有巉岩之奇 具氣象之妙
是用美麗來相助守望的美麗的三角

三角形的波浪是直立奔跑的
沖激邊岸乃成為浪潮......潮平兩岸濶啊
乃成為平台...文化的平台...經濟的平台...和平的平台...在平台上
三面直立的三角形矗起三面發光體的…金字塔的輝煌
啊! 讓我們呼喚著名字一個一個地祝福過去吧!
馬祖啊! 澎湖啊! 金們啊!
你們已經是人類歷史傳到現代的見證者
而更是未來中國文化的發光體
島嶼是海洋的中心 等潮平的時候 潮平的時候
兩岸就是咱們歡樂的邊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