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化總會為表彰推動臺灣美術教育有功的前輩藝術家,感念他們在臺灣各地撒播文化種籽,繼而開枝散葉,造就了許多藝壇精英,特別舉辦「傳燈」系列展覽,展出前輩藝術家的生平事蹟、手稿、創作,以及受業學生的作品,本次展出的藝術家為呂佛庭先生。

呂佛庭先生(1911~2005),生於河南省泌陽縣。原名天賜,字福亭,後改為「佛庭」;十餘歲起即多次欲皈依三寶,均未能如願,故號半僧,齋名「半僧草堂」。自幼受父親啟蒙,習書畫、背詩詞,展現不凡天份。及長入北平美專就讀,初習西畫,後轉學國畫,奠定詩書畫技巧基礎。1937年抗戰爆發,先生四處奔走,舉辦書畫展,籌募經費貢獻己力。1948年隻身渡海來臺,於臺中師範任教,直到退休,半生歲月,幾乎全奉獻給中師,作育英才無數;也曾先後應聘至臺灣師範大學、臺灣藝術專科學校、中國文化大學等任教,沾溉後學,影響一代文藝風潮至深且廣。1954年籌組「中部美術協會」,舉辦中部美展;1976年創立「國風書畫會」;畢生推動藝術教育,不遺餘力。

綜觀先生各項藝術成就,以繪畫成就最為突出,其畫作以山水畫為大宗,畫風取法範圍極廣。1946年春天所完成的60尺長之〈蜀道萬里圖〉手卷,即為大陸時期初步綜合學習古法,嘗試運用於主觀寫生最為重要的山水畫作。1960年代初期,畫風趨於成熟,形成極具辨識度的自我面貌;其中最為人所熟知的代表作,則為〈長城萬里圖〉、〈長江萬里圖〉、〈橫貫公路長卷〉以及〈黃河萬里圖〉等四件百尺長卷。另先生的書法以楷書最為突出,尤其到了1960年代初期,發展出一種介於楷隸之間,並揉合〈泰山金剛經〉摩崖書以及些許篆籀筆意的所謂「呂體」書風,圓勁樸厚、氣象渾穆。1970年代初期,開始以潑墨法嘗試「禪意畫」。更巧妙轉化漢字的象形符號,自創「文字畫」,這是介於文字學、書法與繪畫之間的一種象徵性繪畫,堪稱華人書畫界中罕見的創新實驗。

先生於書畫藝術的創作實踐之外,也曾發表過不少相關之文字論述,其中以《中國書畫源流》、《中國畫史評傳》、《中國繪畫思想》最具代表性,嘉惠後學甚多。此次將展出先生各時期之代表作,包括山水畫、禪意畫、文字畫等計30餘件,其中有〈長城萬里圖〉及〈蜀道萬里圖〉兩長卷;尤其難得的是〈蜀道萬里圖〉,因故流落美國40年,現回到臺灣,為首次亮相,非常值得一看。

【展覽資訊】

萬物靜觀 • 藝進於道─呂佛庭書畫展及其傳承

展    期:2016.07.30(六)~2016.10.7(日)

                09:30-18:00(中秋連續假日休館

地    點:中華文化總會文化空間(臺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二段15號1樓)

電    話:(02)2396-4256

【導覽講座】

講    座: 呂佛庭的書畫學養與傳承

講    師: 黃冬富教授(國立屏東大學視覺藝術學系教授)

時    間: 9月3日(六)下午3:00

洽詢電話: 02-2396-4256分機110李小姐

萬物靜觀.藝進於道─呂佛庭先生的書畫學養與傳承

文/黃冬富

戰後初期以迄國民政府遷臺前後,大陸各省大量書畫名家渡臺薈萃本島,其間不乏兼長書、畫、詩詞者,至於三者相互融通之外,又能術學兼治,創作實踐與學術理論方面都能成就卓越,而且指導後學,發揮影響力者,則顯得極為有限。其中,避世幽棲臺中超過半個世紀以上的呂佛庭(號半僧,1911-2005),尤其具有代表性......


從書法到「文字畫」

文/杜忠誥

一、獨具一格的「呂體」書法

呂佛庭雖以水墨繪畫揚名藝壇,其實他在書法方面,不論理論研究或創作實踐上,也都投入了大量心血,成果相當可觀。尤其那非楷非隸,亦楷亦隸的呂體書法,面貌古逸,獨樹一格,堪稱一代名家。

呂氏的書法作品,以楷書為大宗。其遺作中有他臨寫王羲之的「樂毅論」和王獻之的「洛神賦」,也有他融合鍾王體勢的畫上題跋,都寫得珠圓玉潤,靈秀飛動,深得鍾王溫雅虛朗之韻致......


學佛修禪 美化人生─追憶吾師呂佛庭教授

文/劉秋存

呂佛庭老師於民國37年渡海來臺,先在臺東師範任教一年,由於氣候不適,且臺中師範校長黃金鰲先生力邀,於民國38年到臺中師範任教。民國45年,應教育部長的邀請,擔任教育部美育委員會委員兼任臺灣藝術教育館美術組主任。由於志趣不合,一年後辭去教育部的職務。於民國46年再度回臺中師範任教。我很榮幸於民國46年七月考取臺中師範,選修老師指導的國畫課。在老師的啟蒙指導下,我深感興趣濃厚;首先畫山水畫難倒很多人,我住窮鄉僻壤,山和石頭看多了,很快就能掌握。臨摹老師的皴法(驚蛇皴),同學們都感到訝異,那卻是我熟悉的生活經驗,老師解釋道:「這是我在臺灣山野間,觀察得到的靈感,也是我的獨創皴法。」在老師的愛心循循善誘下,逐漸進入狀況,開始領悟運筆的抑、揚、頓、挫,與用墨的濃、淡、乾、濕......


德藝之美─追思呂佛庭老師

口述/高木森 整理/藍玉琦

呂佛庭是二十世紀後半期在臺灣極具影響力的畫家,他在當時非常艱苦的環境下,盡心盡力不求報酬培育無數年輕學子,我自16歲起和呂老師從學多年,改變了一生的命運,進入藝術的世界裡,得以追求自己的理想,深感幸福......


追懷呂老師

文 /杜忠誥

1964年夏間,我初中畢業,並順利考入台中師專。在第一學年的課程表上就排有一門必修課──國畫,授課老師是名書畫家呂佛庭先生。據說那是為了讓年輕學子都能接受呂佛老的藝道薰陶,早自黃金鰲校長時代就有的特別規劃。我跟所有其他同學一樣,因為這門課而與呂老師結了緣......


沐春風.懷師恩

文/陳肆明

民國52年,我讀初中時,一天,從報上看到一幅畫著一座大城牆,一行駱駝隊走進城門,門旁石碑上寫著「天下雄關」,城樓周圍綠柳垂楊,桃花盛開,城門後方,城牆往山嶺上蜿蜒的美麗圖片,看一下說明,知道這是《萬里長城嘉峪關》,作者呂佛庭,因為喜歡所以將畫剪下,細心的保存了這幅剪報......


翰墨圖像

口述/陳炫明 整理/然靈

我於1959年考入省立臺中師範學校,是中師的最後一屆,就讀師範學校的學生大部分都是小康家庭子弟,又能享有公費,能考上中師不但父母驚喜萬分,連同學也羨慕不已。一年級時,林之助老師教我們素描及水彩,二年級時選修美勞組。美勞組又分西畫組與國畫組,因我從小就喜愛塗鴉,在學校製作海報、書寫文宣時均使用毛筆,所以不假思索選擇了國畫組,由呂師佛老上課,老人家習慣身著一襲海藍色長袍,帶著藍色包包,包包裡裝著繪畫用具和畫稿等,總是準時進入教室上課。初期國畫課,以蔬菜、瓜果為練習對象,呂老師一面講解、一面示範如何運筆和構圖,學生若不懂他則不厭其煩地再三解釋,有時下課鐘響仍在指導學生,是非常敬業的好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