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化總會為表彰推動臺灣美術教育有功的前輩藝術家,感念他們在臺灣各地撒播文化種籽,繼而開枝散葉,造就了許多藝壇精英,特別舉辦「傳燈」系列展覽,展出前輩藝術家的生平事蹟、手稿、創作,以及受業學生的作品,藉以向他們致敬。本次致敬的對象為李石樵先生。

李石樵,1908年出生於臺北新莊,1923年進入臺北師範學校,受教於石川欽一郎,開始接觸正規美術教育,1927年,年僅19歲便以〈台北橋〉入選第一屆台展。並在石川欽一郎的引薦之下赴日就讀東京美術學校,1933年以〈林本源庭園〉入選日本帝展,成為臺灣畫壇一顆新興的明星,1935年以〈閨房〉獲台展西洋畫科推薦級畫家榮譽, 1943年獲新文展(帝展改制)「無鑑查(免審查)」資格,為第一位獲此殊榮之本省籍畫家。又因獲獎連連,聲名鵲起,間接地成為台灣美術運動中隱身的健將,1934年與陳澄波、廖繼春、楊三郎等八人成立「台陽美術學會」,推動台灣本土美術發展。1948年定居臺北,開設「李石樵畫室」,免費教授學生。1963年應聘於臺灣省立師範大學,1974年自師大退休後轉任中國文化大學及國立藝專兼任教授。1982年移居美國,1992年成立李石樵美術館,1995年病逝於美國紐約。

李石樵素有「畫家中的畫家」、「畫壇的萬米長跑者」的美譽,終生創作不惙,如同萬米長跑般,不斷地前進、不斷地超越。早期創作以人物畫為主,二次大戰後改以純熟寫實主義風格,創作反映時代、社會現象,表現對時局的感悟,以及對土地的熱愛,其中最為人所稱頌議論的有〈市場口〉、〈田園樂〉、〈建設〉等作。五○年代至七○年代,李石樵開始探索及實驗西洋的現代藝術,並運用到自己的創作中。在幾何分割的背景上,加入軟性、感性及半具象的物體描寫,〈月夜曲〉、〈團欒〉即為此時的創作。七○年代至九○年代,開始由抽象回歸到寫實主義,吸收了波納爾與塞尚的風格,表現出高彩度的燦爛炫麗,創作出<賽馬場><玫瑰花園>等佳作,作品中呈現安祥、閒適的氣息,卻又結合了個人深刻的思維與時代容貌,充份地將關注 「現實」,分享「愉悅」的藝術理想發揮得淋漓盡致。

李石樵自1948年成立畫室以來,自我期許承擔台灣美術教育的任務,無私地提供一個藝術教學環境,即使自身生活拮据,卻不靠收取學費維持生計。畫室以教授素描為主,其具體、理性的教學方式,深受學生推崇,使「李石樵畫室」成為當時藝術學子相繼拜訪之處,更培育出多位當今畫壇的中堅份子。除了藝術教育,李石樵的身教更影響學生深遠,其堅持繪畫之路、不斷研究精進與提攜後進的熱情,也成為師生共同對於藝術的追求與使命感。1992年,李石樵以個人的力量成立美術館,將所存400多張畫作全數捐出,期待能為台灣藝術留下記錄,可說一生奉獻給藝術,堅持無求堅持到底。

本展將分二階段展出李石樵先生各時期之代表作品,並與學生早期作品呼應,展現「李石樵畫室」盛極一時之風貌。

 

【展覽資訊】

高彩.空間.知性─李石樵的創作與傳承

展期:2016.02.20(六)~2016.04.29(五)09:30-18:00

           第一展期 2.20(六)- 3.31(五) │ 第二展期 4.6(三)- 4.29(五)228假期、清明假期、4.1換展日休館          

地點:中華文化總會文化空間(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二段15號1樓)

電話:(02)2396-4256

【講座】

關注現實 ‧ 分享愉悅─李石樵創作中的兩條軸線

時間:3/19(六)下午3:00

地點:中華文化總會一樓文化空間(台北市重慶南路2段15號)

講師:陳水財老師

臺灣美術史上的領導者

文/白雪蘭

對於臺灣的整體文化藝術發展而言,一九四九年是一個極具轉捩關鍵的年代,在書法與篆刻方面,尤其如此。

李石樵說:「在藝術王國裡,畫家像將軍一樣可以命令整個軍隊,也像導演一樣可以指揮整個演出,也像是至高無上呼風喚雨的總司令。」李石樵求新求變的創作態度,不斷超越自我,實在是可敬的藝術家。

李石樵是臺灣美術史上前輩藝術家中形象鮮明永遠的實驗者,他不僅站在臺灣美術關鍵的歷史地位,創作出具有時代意義的作品,體驗揣摹西洋現代藝術諸家本質,創出屬於自己的繪畫語言,成為臺灣早期寫實主義通往現代藝術的一座橋樑。他不是斷章取義從中挑選抽象畫風為走向現代的途徑,而是多元探討後才進入當時被視為前衛的抽象風格,晚年回歸本性再入寫實,一生的創作不造作不重覆不斷給自己功課,完全忠實地表露自己,展現藝術家的本質。在教育方面他傳承給後進的觀念歷久彌新,受他啟蒙鼓勵提攜的人才不勝其數,在臺灣的藝術界蔚為成林。而更可貴的是他們不斷傳頌李石樵,並以自己是李石樵的學生為榮。簡言之,李石樵不僅留給臺灣珍貴的藝術資產,也培育無數藝術新芽,他一生只奉獻給藝術,是為一個藝術家典範。


關注「現實」‧ 分享「愉悅」─ 李石樵創作中的兩條軸線

文/陳水財

一、        兩條創作軸線

〈北海風情畫〉創作於1990年,屬李石樵晚期的作品,地點應該是金山海邊浴場。畫中人群倘佯,在步道上、在海水中,一派閒散,色彩鮮明的遮陽傘呼應著遠處的青山,陽光耀眼,空氣熾熱。這種閒適無憂的圖景,具有明顯的現實性,卻也瀰漫著濃濃的愉悅氣息。這種調性,是李石樵長期鑽研的藝術結論。在畫家漫長的藝術歷程中,「現實」與「愉悅」兩條創作脈絡隱約貫穿其中。


我的老師李石樵

口述/廖修平 整理/蕭仁豪

中學時因為喜歡畫畫,週末時美術老師吳棟材先生便常帶我去植物園等戶外寫生。一九五五年的夏天我考上師大藝術系,吳老師就對我說:「我無法再教你了。」吳老師就推薦我,去他的老師李石樵老師的畫室(金華國中旁)。

當時李老師的住所是一棟日據時期遺留下來廢棄的日本天理教神壇,屋子的前半段作為畫室,後半段就是住家,雖然因年代久遠之故,屋舍陳舊,但在那個年代,除了淡水水門旁邊的張義雄畫室之外,李石樵畫室竟是臺北唯一設置有石膏像提供學生作畫的地方。

李石樵老師的畫室一進門掛著300號大的”田家樂”油畫,當我看到時內心非常震驚,感受到藝術家之偉大。因為中學時參加全省學生展、省展,都有不錯的成績,已經覺得畫得不錯,然而一進畫室,看到牆壁上掛著一排畫室學生的作品,畫得更厲害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時就想,我需要更努力用功,有一天也要讓老師把我的作品掛上去。


畫壇的萬米長跑者

口述/陳正雄 整理/詹奕宏

我在念初中的時候正逢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撤退來臺,當時的建中初中部並沒有美術課,一直到高中的時候,臺灣比較安定了,才有美術課。我很喜歡畫畫,建中那時候的壁報,都是我在畫,刊頭什麼的都是我在編。當時郭雪湖先生常常來我家,看到我很喜歡畫畫,看到我生物課的本子,畫青蛙的解剖圖、地圖,覺得畫的很好,所以只要有臺陽展的展刊都會拿給我們,讓我們去看。有一天他來的時候我和他說,我很想學畫,他就問我:「那你想學什麼畫?」因為有膠彩、油畫、水彩…,我說我喜歡畫油畫,他就說那就先和李石樵學。我問:「李石樵和楊三郎、廖繼春那一個比較好?」,他說:「我建議開始學還是從素描開始,我的女兒也都和李石樵學。」我當然相信老師,自己的女兒都在那裡,他就幫我介紹,讓我去找樵老。那時樵老在畫室教畫,是一律都不收費的,但有一個條件是,都是要全省美展或者臺灣美展入選過或得獎過,不然至少都要是大學美術系,而且還要有人推薦。那時只有我和郭禎祥兩位高中生,郭禎祥是一女中,我是建中,平常就是暑假、寒假還有週末有空的話,就會去畫素描,我就這樣和樵老一直學了。


專注藝術,別無所求

口述/簡錫圭 整理/劉芳婷

民國二十五年出生於南投的我,從小就喜歡在黑板上亂塗鴉,同學一看到我就害怕。小學畢業後,因在台北工作的舅舅認為到大都市念書,視野將有所不同,於是因緣際會報考了成功中學。初、高中都念成功,印象中中學期間各科成績不見得好,但美術成績總是拿高分。高中時,更常被老師指派做壁報,還代表學校參賽,更苦練一手至今仍感自豪的仿宋字體。


純粹與精練的技藝

口述/陳哲 整理/楊淑芬

我在李石樵老師的畫室學了2年素描,素描深厚的底子都在那時打下,畫面構圖也受李老師影響很大,雖然時間不長,但是我從老師身上學來的,應用在以後教學上,受用無窮,學生也受用無窮,這套功夫真的很厲害。

我進師範大學藝術系時,李石樵老師還沒進師大教書,等李老師進師大時,我已經畢業離開,當時藝術系是培育美術老師,並不是培育畫家,我是在他的畫室學素描,除了李石樵老師的素描和構圖技巧,我在繪畫的色彩上受到廖繼春老師的影響也很大,廖老師在學校帶我很多年。


認真 ‧ 嚴謹的藝術精神

口述/江賢二 整理/林蓓蒂

我很小,就想當個畫家,初中就去新生南路老師的畫室跟老師學了一、兩年左右的素描,老師的基礎素描功力很強,在他那裏學素描讓我奠定了很好的繪圖基礎,所以當我就讀大一時,我的素描老師甚至跟我說,我不用上素描課了,我的基礎已經很完整了。

跟老師學習的時間其實不長,但印象中,老師是很一個很安靜的人,很少說話。他教我們素描的方式也是從基礎人像開始,但,不是一直講課,他讓我們自己畫,然後再幫我們每個人看一看畫的狀況,有時候就直接修改刷掉,老師在修改時也不會說話,很瀟灑的,一筆就是直接把他覺得不對的地方刷掉。我就是看,看他怎麼改,我知道別人的缺點,我也可能會發生,然後看著看著,我就慢慢體會,我現在想,那應該是他想要我們學習的方法:要自己去體會。


臺灣美術史永恆的印記

口述/詹前裕 整理/張葦菱

臺灣畫家李石樵〈1908-1995〉於15歲進入臺北師範學校,受日籍老師石川欽一郎啟蒙,開拓創作領域,十九歲即以〈台北橋〉一作入選台展;1929年,他在石川先生的協助下獨自抵達東京,投考東京美術學校,經三度應考終於如願以償,並於1941年獲得第一位日方辦文展的「免審查」資格。於日本回臺後的1946年,李石樵從臺中搬進台北新生南路的日式天理教寺大宅中,因為身為臺灣文化協進會美術委員會的委員,為推廣文藝活動,開始成立畫室免費栽培後進;一直到1963年,應聘臺灣省立師範大學美術系副教授,許多美術系學生在課餘也到畫室習藝,對臺灣藝術教育的推廣、深耕有很大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