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化總會為表彰推動臺灣美術教育有特殊貢獻的前輩藝術家,感念他們在臺灣各地撒播文化種籽,繼而開枝散葉,造就了許多藝壇精英,特別舉辦「傳燈」系列展覽,展出前輩藝術家的生平事蹟、創作、手稿,以及受業門生的作品,藉以向前輩們致敬。此次致敬的對象為林玉山先生。

林玉山,本名林英貴,日據時期臺灣代表畫家之一,以膠彩及水墨著稱 。1907年生於嘉義美街,幼時受民間畫師蔡禎祥指導傳統民間繪畫,展露不凡天份。1922年起從伊坂旭江習水墨四君子,對於傳統文人繪畫內涵有深層體認,並隨陳澄波學水彩畫,使其繪畫技法及觀念,受到相當提攜。1926年前往日本,就讀東京川端畫學校,學習基本實技。1927年入選第一屆台展,與陳進、郭雪湖並稱「台展三少年」。此後多次入選,1930及1933年更分別以〈蓮池〉及〈夕照〉獲選特優第一名,成為免審查作家,同時以其在畫界專業地位,引領指導後進、鼓勵參展並組織畫會,對於嘉義地區美術活動的蓬勃,貢獻頗大。1935年再度留學日本,受教於京都堂本印象門下,對寫生及用色技巧有更深一層的研究,建立個人風格。台灣光復後,林玉山投身美術教育推廣,陸續在嘉義中學、靜修女中和台灣師範大學擔任教職直至1992年退休。2004年病逝於台北。

林玉山早年即受東洋繪畫嚴格訓練,但因有著中國傳統水墨的繪畫基礎,且深具漢學詩文修養,以水墨融合膠彩,畫出台灣的性格與感情;光復之後北上任教與中國水墨名家交流畫藝,思索傳統與創新間的平衡,畫風由細密的工筆重彩漸趨彩墨並重,呈現與時俱進且多樣寬廣的面貌。創作題材廣泛,舉凡具象之人物、花卉、翎毛、走獸、山水等均兼善精熟,作品沉潛內斂,充滿對台灣本土文化的深切關懷。林玉山不論在創作或教學上均重視寫生,他認為:「寫生是學畫不可不經的一關,也是作畫的基礎,惟寫生的目的不­在工整的寫實,而應寫其生態、生命,得其神韻。」所以經常帶著學生到戶外寫生,引導學生從中啟發靈感及創作,臺灣中壯輩水墨畫家大都受此「寫生」觀念的訓練及影響。

林玉山畢生奉獻美術教育,注重啟發式教學,在畫技傳授之外,更注重學生之品德,要求學生將情感、思想融貫於創作中,而其為人溫良敦厚,學生如沐春風,對臺灣繪畫及教育影響深遠。一生獲獎無數,如教育部文化繪畫獎、國家文藝特別貢獻獎等,並捐出獎金設置獎學金,以鼓勵後學,無私精神令人敬重。2015年〈蓮池〉一作更被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登錄為中華民國國寶,成為臺灣第一件創作於二十世紀,被指定為國寶的畫作。

本展特別精選林玉山三十餘件代表作品,包括<黃牛圖>、<春江水暖>、<鹿苑長春>、<雪中雙虎>以及最後絕筆畫作〈蔭翳蔥庇〉等。另亦展出林玉山詩文作品、與友人書信往返等,藉以展現畫家卓越而多元的藝術風貌。 

                       

【展覽資訊】

繪寫自然神韻-林玉山的創作與傳承

展    期:2016.05.14(六)~2016.07.17(日)

                09:30-18:00(端午節連續假日休館

地    點:中華文化總會文化空間(臺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二段15號1樓)

電    話:(02)2396-4256

【導覽講座】

講    座: 藝生遨翔-林玉山藝術創作及影響

講    師: 陳瓊花教授(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專任教授)

時    間: 6月18日(六)下午3:00

洽詢電話: 02-2396-4256分機128沈小姐

藝生遨翔─林玉山藝術創作及影響

文/陳瓊花

本文以筆者1985年的研究為基礎,歷經31年,重新檢視並進一步詮釋林玉山老師的繪畫藝術,更能體會「生命有限、精神永續、藝術無限」的意義與價值。

本文先從個人藝術看整體的觀點,探討「藝術發展與社會文化脈絡」;其次,以專業移動是藝術相關貢獻的基礎,討論「專業移動、參與與藝教貢獻」;再者,就個人符號系統作為理念載體的角度,論述其「創作理念與符號系統建構」;然後,從個人主觀抉擇定向風格類型的觀察,分析其「風格類型與主觀抉擇」的關係;接著,從個人風格創造地方感意識與價值的看法,說明「林氏風格與地方感特質形塑」;最後,依其藝術特色的創造與衍傳,提出「藝捲風雲引領後繼遨翔」的結語。

如此的勾勒,只能提供林玉山老師繪畫藝術的概貌於萬一,其豐實的本體,誠有待後續更深入的鑽研。


林玉山教授之教學作畫與為人

文/鄭善禧

林玉山教授是我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求學時最得力的老師之一,我當年是以師範生考取了師大美術教師專修科,當時因為中學師資不足,在師大設有三年制師資訓練班,以高中或師範生選試,兩年在校學習,一年實習。正科大學部美術系,是四年在校學習一年實習,我的入學成績是系的末後專修科的前頭,我讀滿了兩年就因為師範生英文補加分數而插入美術系三年級。因為師大美術科的增班,林玉山老師便從靜修女中來師大開課,因此我有良好的機緣修林老師的國畫課。當年國畫教學方式都沿著大陸文人畫傳統臨稿的老習慣,老師在開學時發一份畫稿,全班同學人各領借一張去臨習,畫完後再與同學交換圖稿,以酷似老師稿本為工,其不周至者,老師在課堂上則為添改之,這樣把全班同學手上的所有老師發下圖稿臨上十幾二十張,便是一學期滿了。如此全部時間多在教室裡渡過,只有西畫課才是寫生的。林老師的國畫課雖然也依例有畫稿發下來,但他特別著重戶外寫生。無論是士林園藝實驗場、圓山動物園、南海路植物園、碧潭等地,我們都曾隨著老師帶筆墨或速寫簿寫生。


俱道適往 著手成春─林玉山教授的畫

文/黃光男

藝術工作者,是項創作意象的先知者與實踐者。

第一次看過林玉山教授的作品,是在一本八朋畫會聯展的目錄上,直覺到林教授的作品給予一種自然純粹的感受。之後到臺北來求學,才有機會欣賞到他的真跡,在被吸住的當下,明確而悠遠的畫意,感染著對圖象意義的探索,並且一直盼望有機會成為他的學生。

之所以有如此強烈的趨引力,實則在林教授作品中看到了久已嚮往的繪畫本質在於內容與形式的結合,並從其中創意的美感要素所構成的造型美。或者說藝術表現在畫面的形質,不只在物象的衍生,或習慣式的題材,同時應該著重在其筆墨之餘的興味,即是視覺美的元素符合人性經驗,與想像力的造景。


有容乃大 以形寫神

文/黃冬富

大約在四十六年前我初中三年級開始學畫之初,就知道林玉山教授的大名,記得當時曾臨仿過借自學校圖書館的《當代名家畫集》中所載他畫的老虎〈山君圖〉,係近距離特寫一頭猛虎伏踞岩上,仰首張口咆哮,蓄勢即將衝躍撲擊之狀,相當生動,令人印象深刻。也曾臨仿過國立編譯館出版的國中美術教科書裡頭林教授所示範的花鳥畫作,甚至還發現鄰居家中竹編的茶盤印有他所畫的〈谷關雨後〉山水畫,特地借回來臨仿,那時對於這位各種題材無所不能而且造詣精湛的名畫家頗為崇拜。其後進入臺中師專就讀,當時的中師擁有呂佛庭、林之助、鄭善禧……等,當時其他師專所罕有全國知名的重量級美術名師,然而每聽到美術老師們提及林教授其人其畫時,都感覺非常敬重。


靜觀自得 玉山造化

談林玉山先生的人與畫

口述/劉墉 整理/藍玉琦

林玉山先生是我最崇敬的老師,他誨我、惠我至今,豈止「良多」二字,不僅以他的畫學教我,更以他的為人感動我。

第一次上林老師的課,是在師大美術系三年級。已經六十多歲,瘦瘦的、頂微禿的林老師,穿著一件鬆鬆大大的短袖襯衫和西褲進教室,才坐下,就笑吟吟地說:「我沒什麼畫稿給你們臨。」在那個注重臨摹的時代,全班都一下子怔住了。

前兩個月,林老師還是發了些四君子類的畫稿,讓大家學基礎的筆法,等到程度可以了,才將稿子全部收回。臨摹只是個階段,下一步就是寫生,「從今以後靠你們自己寫生,你們要跟大自然學,以大自然為老師。」又說:「我只是旁觀者,在你們需要的時候,幫你們一把。」。


作為文化主體的「地方」

林玉山戰前繪事歷程及其文化志業之展開

文/白適銘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教授

在臺灣近現代美術史上,林玉山可謂家喻戶曉之重要代表人物,從日治時期的﹁臺展三少年﹂,到戰後的國畫大師,他早慧的藝術天份與卓著成就早為人所津津樂道,並廣受學界關注、討論。在藝術創作上,他一生透過「寫生」技法致力於臺灣主體文化價值、觀念的闡揚,不僅為其個人形塑鮮明風格,更將此技法、觀念及價值擴及於整體美育提升之層面,成為臺灣美術現代化最重要的指標與方法;同時,在近代政治局勢最為動盪、險惡之年代,更能據理直言,修正「正統國畫論爭」偏激而不實之言論,對戰後傳統水墨畫的改革注入在地見解,產生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繪寫自然神韻──林玉山的創作與傳承開幕茶會                               

文/葉宇萱 圖/鄧惠恩

初夏午後炎炎,人潮絡繹不絕地前往中華文化總會的文化空間,參與傳燈系列展第七檔「繪寫自然──林玉山的創作與傳承展」開幕茶會。與會貴賓包括策展人同時也是林玉山老師的公子──前國立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林柏亭、郭東榮、劉國松、何肇衢、孫超、王秀雄,林玉山老師的學生鄭善禧、黃光男以及國立臺灣美術館蕭宗煌館長等。

林玉山是日據時期台灣代表畫家之一,以膠彩及水墨著稱,他畢生奉獻於美術教育,注重啟發式教學,在畫技傳授之外,更注重學生的品德,要求學生將情感、思想融貫於創作中,且其為人溫良敦厚,對台灣繪畫及教育影響深遠。

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提到,「傳燈系列展」的初衷是為表彰推動台灣美術教育有特殊貢獻的前輩藝術家,這些前輩不但個人的藝術造詣非常高,對台灣藝術界亦影響深遠,「傳燈系列展」開展以來,已陸續展出江兆申、李仲生、廖繼春、傅狷夫、王壯為、李石樵等諸位先生的作品,每一檔都叫好叫座。「而提到林玉山老師的作品,大家就會聯想到『寫生』,他在教學時非常強調寫生的重要性,他認為寫生是學畫時不可跳脫的過程,但他的教學不單重視寫實,還強調精神、神韻的表達等較難言談的境界。林老師的繪畫題材非常廣泛,小至麻雀大如猛虎都掌握其神韻。聽說為了畫麻雀,他曾躲在收割後的田間稻草堆中觀察麻雀多時,這都為後學者所應該效法的精神。2015年〈蓮池〉更被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登錄為中華民國國寶,成為台灣第一件創作於二十世紀被指定為國寶的畫作。」最後劉會長也特別感謝國立臺灣美術館、國立歷史博物館、臺北市立美術館、長流美術館及許多私人收藏家提供作品,也感謝策展人林柏亭、陳瓊花老師為此次展覽費盡心力,另外更提醒大家因為展場空間有限,6月20日以後將會更換部分作品,希望大家有空能再度蒞臨觀賞。

作為學生代表致詞的鄭善禧提到,自己與林玉山老師特別有緣,「我們兩個的關係從展場中的兩幅畫就能充分表達清楚了。〈祖孫秋江垂釣圖〉(1959)是我大二時由林老師指導創作的,〈蔭翳蔥庇〉(2004)則是老師最後的作品,這兩幅畫我們相互跋文。」鄭善禧也笑說自己向來是乖寶寶,除了認真學習外,也遵從林玉山老師的教導方式,進而運用在自己的教學上,他也常帶學生至植物園、動物園等處寫生。「我覺得寫生是作畫的基本功夫,所以我始終像老師一樣向自然學習,所謂妙法自然,就是觀察自然的物象,透過創作者的思考,巧妙的學習自然。」

策展人林柏亭特別提到,此次展出和過去林玉山相關的回顧展有很大的不同,配合「傳燈」展題,他在展覽的布局上著重教育性,選件時也有特別篩選,「例如同樣以『鹿』為主題,我會挑不同時間點的〈松泉鳴鹿〉(1982)與〈鹿苑長春〉(1995)作比較,還有〈秋郊放牧(牧牛)〉(1948)是要和臺北市立美術館收藏的〈歸途〉(1944)作比較。除此之外,我也特別整理過去家父較少被談論到的資料,如過去臨摹的古畫,這些雖然不是代表作品,但屬於其創作的經歷,我將它安排在畫冊之中。父親提倡寫生,但並不是說臨摹不好,只是過去常有創作者因臨摹而陷入被前人擋住創作發展的可能。寫生並不是停留在對自然的直接模仿,而應該要能開創自己創作的路。他曾對我說過:『藝術創作沒有所謂孝子。』讓我放心走我自己的路,同時他對於其他學生也是如此鼓勵的。」

林玉山幼年即受民間畫師指導繪畫,並曾接受東洋繪畫的訓練,且深具漢學詩文修養,以水墨融合膠彩,畫出台灣的性格與感情,創作題材廣泛且與時俱進,本展特別精選林玉山多件代表作品,包括〈黃牛圖〉、〈春江水暖〉、〈鹿苑長春〉、〈雪中雙虎〉等,另亦展出其詩文作品等,藉此展現畫家卓越而多元的藝術風貌。此外6月4日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為呼應本展,舉辦「繪寫自然神韻─林玉山學術研討會」,以及6月18日於中華文化總會文化空間將舉辦「藝生遨翔─林玉山藝術創作及影響」講座,讓此次展覽兼具學術及藝術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