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化總會為表彰推動臺灣美術教育有功的前輩藝術家,感念他們在臺灣各地撒播文化種籽,繼而開枝散葉,造就了許多藝壇精英,特別舉辦「傳燈」系列展覽,展出前輩藝術家的生平事蹟、手稿、創作,以及受業學生的作品,本次致敬的藝術家為王壯為先生。

王壯為(1909~1998)先生,生於河北省易縣。本名沅禮,自號壯為,晚年自署漸齋、漸翁、忘漸老人等,齋名玉照山房。幼隨父親讀書、習字,及長學刻印。1937年投筆從戎,轉戰沙場,以迄抗戰勝利。公餘以「壯為」筆名替人刻印,漸活躍於藝壇。1949年隨國民政府來臺,先後任職於省立博物館、教育廳、行政院及總統府,同時在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臺灣藝術專科學校、文化學院藝術研究所等講授書法、篆刻、題畫研究及書法史等課程,培育英才無數。業餘又結合志同道合之士先後成立「海嶠印集」及「中華民國篆刻學會」,不吝拔擢新秀,獎掖後進,對臺灣篆刻的推動,功不可沒。

壯為先生的書法,以氣骨雄毅見長。他幼承家學,楷法由唐入晉,以至六朝碑刻,無不涉獵。抗戰時期,書家沈尹默先生以「執筆五字訣」書論相贈,獲得不少啟益。渡臺後,除於褚遂良書格外用功外,對文徵明與趙孟頫小楷等,也多所致力。所作楷體,皆帶行書筆意,氣脈活絡,機趣盎然。篆刻同樣也由父祖輩啟蒙,嗣又博綜皖、浙、黟派諸家,而漸樹標格。後兼採漢魏金印、秦漢磚瓦、甲骨金文,乃至簡牘帛書等墨跡文字,故能涵鎔陶鑄,運刀如筆,是繼吳昌碩、齊白石之後又一篆刻巨擘。印側邊款,更是一絕。早期多取漢篆筆法,縱橫爭折,高古大方;晚年以鈍刀作草法,老成蒼樸,耐人翫味。

壯為先生勤於書法金石學術筆耕,除論文外,著有《書法叢談》、《書法研究》及《玉照山房印選》等書,對後學啟迪實多。此次中華文化總會向國內各場館及藏家借展,計有書、印作品七十餘件;其中頗多未曾公開的作品,更有自創的「亂影書」及「乾筆」各一件,為書法藝術揚古開今的實驗之作,足見先生勇於突破、追求創新的精神。

【展覽資訊】

跌宕文史 ‧ 筆鐵交輝─王壯為書篆展及其傳承

展期:2015.11.21(六)~2016.01.24(日)09:30-18:00(元旦連續假日休館)

地點:中華文化總會文化空間(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二段15號1樓)

電話:(02)2396-4256

【講座】

跌宕文史 ‧ 筆鐵交輝─王壯為先生的書印藝術及其影響

時間:2015/12/26(六)下午2時30分

地點:中華文化總會一樓文化空間(台北市重慶南路2段15號)

講師:杜忠誥

跌宕文史‧筆鐵交輝─王壯為先生的書印造詣與傳承

文/杜忠誥

對於臺灣的整體文化藝術發展而言,一九四九年是一個極具轉捩關鍵的年代,在書法與篆刻方面,尤其如此。

臺灣的書法藝術發展,除了被殖民五十年間曾受日本影響外,率皆源自明清時代中原遊宦來台士人,及大陸沿海如福建、廣東為數有限的旅台書畫家的傳播,這些名家多非時代主流,旅台時間又短,對於臺灣書法風氣影響有限。篆刻一道就更不用說,在臺灣光復以前,幾乎無人問津,更未聞有以篆刻名家者。但一九四九年隨著國民政府的播遷而流寓臺灣的大批書、畫、篆刻家,卻個個都是當時各省乃至中央響叮噹的一流名手,不僅身懷絕藝,且多飽學之士。加上隨身帶來的大量圖籍文物,如同在貧瘠的美麗島上空,施灑了大量肥沃的養料。這千載一遇的歷史機緣,頓時讓臺灣學子眼界大開,發榮滋長,開展出前所未有的繁榮景象,一洗數百年來文化邊徼的荒漠角色,儼然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重鎮,從而首度展現出足以媲美,甚至凌駕中原大陸的英發雄姿。


王壯為的書意淵源

文/王大智

藝術家多喜談論創造,然而創造何其困難。多少藝術家一生因創造二字,而徒然苦惱。藝術有創造麼?藝術當然有創造的部分,但是更大部分,來自於模仿。(imitation)模仿就是藝術淵源;就是從何而來,受到什麼影響的意思。

        每一種藝術的特色不同,對於摹仿的要求也不相同。書法藝術的特色,最近於音樂。所有演奏家(player)都需要摹仿作曲家(composer)的固定音樂;演奏家能夠創造的部分,不過是輕重、快慢上的小幅度改變。(這種改變,我們稱為詮釋)書法亦復如此。每一個書家必須書寫固定字體,在固定書體的框架下,做線條、結構上的小幅度改變。這種小幅度改變,便是書家的創造所在。書法藝術,便是這樣一種藝術。如果投入這種藝術,便須尊重這種藝術的特色。如果不肯尊重,大可從事其他藝術項目,而不必掛著中國書法的招牌。不明白書法家是演奏家而非作曲家,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明白書法的本質。(父親有一位好朋友,喚作張隆延。他一生不言創造,只談摹仿。其勇氣與堅持,亦是可以敬畏)


平生風義兼師友

文/沈秋雄

我因篤好藝文及師友淵源,有幸親炙許多老輩,既仰挹其道範,復飫聞其緒論,獲益匪淺,王壯為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

我之結識壯為先生係經由忠誥的引見,其時我初入臺師大任教職,壯為先生彷彿剛辭卻師大美術系的課,住在金門街,過著優游自在的休退生活。我先是喜歡壯為先生的字,進而愛好其篆刻,經常登門請益,其後接觸往來多了,彼此甚為投契,承先生青眼,許為忘年之交,於是晉見的次數更頻繁了,尤其是在壯為先生移居仙輎岩之後。當時甚至有卜鄰之想,也曾在附近看了幾所房子,可見欽慕之深。當我於一九八四年及一九九八年前往南韓任交換教授時,兩次皆蒙先生書寫對子多件贈行,作為送給韓國朋友的禮物,先生的抬愛令人感念。


 

印壇祭酒 ‧ 桃李之教

口述/薛平南 整理/劉榕峻

民國五十四年間,王壯為老師出版《書法叢談》,這是當代最重要的書法藝術論述。那時我剛滿二十歲,就讀於臺北師專體育科,受同學黃朝松的影響,課餘聊以臨池為樂。當時全臺灣書法教學者屈指可數,只好無師自通,經常研讀這本《書法叢談》,勉強算是私淑王老師。

後來我報考國立藝專美工科夜間部,白天擔任體育教師,晚上就朝創作之路邁進。民國五十八年,有幸入「心太平室」從李普同(1918-1998九九八)老師學書法,正式拜師學習。說來有趣,我在藝專時,曾獲得大專運動會乙組十項全能運動冠軍,原本以為將來出路就是擔任體育教師了,從未想到之後會踏入書法天地,棄武從文去也。


追憶王壯為先生在臺灣篆刻的時空中

文/陳宏勉

文化總會傳燈系列為王壯為先生舉辦展覽,傳燈系列展覽場地不大,但每回展覽非常嚴整而深入,杜忠誥兄為總策展人,思考的軸心全面而精微,所謂傳燈是除了本人,還包含傳承,八月底時忠誥兄來電話,問我是不是壯為先生的弟子,我說不是,隨後聊起來,竟要我寫他和臺灣篆刻的事,一下子腦中回到他要退休那年,1976年春節後不久,中華民國篆刻學會開會後陪他從民眾團體活動中心走出來,路上聊起來,突然告訴我:「最近我要退休了,我想收幾個學生,不過要有相當基礎。」我想著已經入梁乃予先生門,不敢做他想,就沒有回話。之後壯為先生照顧依舊,每有所求,莫不從願。薛志揚則在壯為先生身邊做了一年「書僮」,協助文房事務,隨侍揮毫奏刀,直接接觸日常生活和創作的方式,成為最了解壯為先生的學生。1989年原田歷鄭拜師成為「王門八子」時,因緣際會的參加了這場謝師宴。


站在時代的制高點上

口述/李郁周 整理/藍柏彥

「很感謝王壯為老師指導我。」王壯為於一九四九年渡海來台,正好是我的出生之年。一九六三年九月起,中國文化學院(今中國文化大學)聘王壯為任藝術研究所教授,講授「書史研究」課程;我是第十六屆的學生,一九七八年修習先生的書法史,一九七九年成為研究生,先生教書多年,我是他第一位指導的研究生。

對於書法史和書學知識的涉獵,我起步甚早,或許這也就是能有幸被王老師指導的主因。在十七歲就讀臺灣省立嘉義師範二年級時,已經購讀《清人書學論著》、包世臣《藝舟雙楫》,還有日本川谷尚亭《書道史大觀》譯編的《歷代碑帖大觀》等書。十八歲時從嘉義陳丁奇先生問學書法,購讀《唐人書學論著》、孫過庭《書譜》、張懷瓘《書斷》、康有為《廣藝舟雙楫》等,購習《龍門二十品》、《集字聖教序》、《蘭亭序》等,在陳丁奇老師的指導下,眼界也變得更高。有一回,同學蔡友拿了本《書法叢談》,於是便借來看,文章用語雖是淺白但內容精深,由時人所寫且具系統性的書論研究書籍可說是鳳毛麟角,惜當時未能購得;直至四、五年後,一九七三年我到台北教書,才買到這本書。透過閱讀,對於「王壯為」這名字已十分有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