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轂摩,1941年生於南投草屯的農村家庭,專長水墨、書法、篆刻、彩瓷等,主張藝術應與生活結合,創作傳遞一種平淡生活之美和一股謙和含蓄的生命力,從臺灣土壤裏自然孕育而生,富含在地文化與情感特色,書畫一體的創作,既新且久的圖象,在臺灣的水墨創作史,已有其鮮明的指標性意義。加上其書畫創作取廣用宏,或以立體陶瓷為畫布,或以刻刀雕刻書法,瓶罐杯盤等實用器皿,經其巧手揮就,更添藝術價值。

2012年8月起李教授於臺灣藝術大學書畫學系授課,因其畫家養成之路,以師徒制及自學為主,與現代的學院科班教育大相逕庭,但也因此擺脫流派、理論的束縛,而能遵古求新、自成一家,對於學界及後學累進水墨教育能量及開創書畫藝術新意尤有助益。

因此,中華文化總會特與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合作,除了舉辦李轂摩老師的書畫創作展之外,特別增辦「李轂摩先生書畫展暨藝術衍生文創商品設計競賽」,期待透過大師經典創作展覽、專輯圖錄出版,讓學者深入解析其創作脈絡,有助於學界與後學認識和探究其書畫藝術新價值,而藉由文創設計競賽活動,鼓勵設計人才從李教授書畫藝術衍生多元思維,以創意巧思,激盪出對於禮品、傢俱、文具飾品等美好生活的想像,提升常民美學涵養,徜徉幸福文創新活水。
 

自在 從心所欲

一、   前言

李轂摩先生是一位大畫家、大書法家、大哲學家、大學問家、大凡一位有成就藝術家無不具備可天賦、勤奮、修養、膽氣識見。對周遭事務具敏銳的觀察、靈感與對生活的特殊領悟而產生的藝術衝動。發而為他人所不及的筆墨技法與審美感覺。筆墨猶如畫家的性格與修養,是畫家一生風格與特色。李轂摩先生積累六十年以上的筆墨功夫,總能於萬象之中擷取出生命的精華,隨手拈來,點化出深邃的意境,既有豪邁的氣勢,又有細膩的筆觸,每於親切的畫題中綻放出智慧的火花,不由令人驚嘆。李轂摩先生的畫作看似清淡卻蘊含雋永的人生哲理,看似簡單數筆隱含着令人嘆絕的用筆功夫,不露絲毫雕琢痕跡,淡而有味,數十年的積累功夫,對人世間哲理的體悟,無論從行處坐臥中,應接待人裏無時不令人感受到大哲學家的襟懷、涵容萬物的雅量。「自在 從心」是畫家内心修為幻化為筆墨情懷,是智慧與修持的焠煉,百煉鋼成繞指柔絲,是參透世理了無罣礙的心境。

二、   藝術即生活

農家子弟出身的李轂摩,自幼生於鄉間,長於鄉間,對農村中的家事,無不知曉,對泥土的情懷X長期生長于其中的人,實難以體會。藝術即生活,畫家將生活點滴,藉著畫筆寄附於生命的文化品格中。因此牛早出晚歸,構圖自有不同,早耕圖人在牛前,暮歸圖人在牛後;前者積極早出耕作,後者諸畢作,一副悠閒的模樣。雖勾勒數筆、少許點染,意境自出。少時有了景物如玩布袋戯偶,打陀螺,石壁塗鴉,看蝌蚪青蛙,無一不是兒時記趣,鄉村童玩,隨手畫來,景物歷之。鄉間的農產水果如鳳梨、芭蕉、梨子、荔枝、白香果、柿子、舉凡生活所見所食,無不可入畫。畫家把周遭的景物依所感受的情境,記錄心靈的弦律,每一件都是親切,溫馨,滿足與喜樂。於平淡中見真趣。古人言“人品不高,用墨無法”,鄉内純樸風氣無時不自地修行參悟人世道理,環境引點了繪畫靈感,最重要是心靈的自悟。這些畫作用筆用墨敷色點染,雖出自古法,但不落入巢臼,自有一套詮釋符號,因此李先生的斯人斯作,一眼即可看出斯土斯情的摯熱生活情感。

三、   從有法入 從無法出

藝術學術無不由法度入手,即得心應手之後,漸能表現無法的妙境。李轂摩先生自幼與余清潭學習寓意人物畫以及向夏荊山老師學習工筆人物和山水畫,但不因此拘泥故步,自我追索經典古籍,造化妙諦,因此他的觀音大士、鍾馗、東籬菊等既有古法又得新意。黃山谷《跋七佛偈》説釋迦牟尼偈言:“法法無本法,無法法亦法。今付我法時,法法何曾法?”這種既非反對追求成法的美感,更重要的在追求非法的意願。

詳觀李老師的畫,同樣水滴石穿,兩只小鳥一幅仰視,一幅俯視石洞,一幅驚訝之情,另一幅卻是輕鬆閒嬉之態。羲之訪客,歷年鵝群結隊拜訪王義之俯仰角度,佈局構圖皆不相同,柳蔭行棹船在樹下,樹亦可在船下方,種瓜得瓜每次皆畫不同的瓜。易在書中有畫,畫中有書,或以書為主畫為輔的構思皆別開蹊徑,獨闢門戶。這種出入無心,信手拈來的功夫,非豁達自在的心胸以及慧黠敏銳的智慧何能致此。李老師成爲當代臺灣畫壇的代表,自有令人嘆服處。

民國百年於臺中港區藝術中心展出「百年百幅」,巨大展場中展出更X畫作,有的巨幅丈餘,有的長卷、冊頁,連篇累櫝,件件皆精。非胸中蘊蓄千巖萬壑,何能俯拾即是,信手點染。其内心能窺探天機之妙,洞察物理之情,透過“意”而達人與道於冥合的境界,故能自在從心,了無痕跡。

四、   妙語點題 溫馨詼諧

李老師的畫作點題每有另人“驚艷”的感覺,小雞叠羅漢吃蜘蛛,同樣畫作,偶有母雞也參上一腳,題目《同心協力》,反之《莫強求》。《亦特有感於斯文》的X觀蘭亭石刻,非人讀帖。徐悲鴻的貓看齊白石的魚,偶爾看之潘天壽的魚,古今交曡,時空異置。

更主要的能將臺灣俚語作爲畫作點題。如《草螟弄雞公》,《上司管下司,鋤頭管畚箕》,《補漏趁好天,讀書趁少年》。這種懂得臺語的人,自然發出會心一笑。從畫作中可看出他熱愛這塊土地,也以此為榮。

畫作中農人耕用,有鵝群,雞犬相伴。鳳梨堆中有小雞數只,樹上小鳥每之親嘴,一付溫馨自然的畫面,躍然紙上。再看李老師一門和樂,師母葉梅英女士待客熱情,偶爾座中妙語一句,滿座皆笑,增添不少和樂溫馨,幽默的前題是要有一付詼諧的心境,詼諧的心境一定要有快樂的家庭。

五、   文以載道 畫能移風

轂摩先生多年來獻力於南投藍田書院的社會公益,亦創立南投美術會。結合南投美術家定期聚會舉辦書畫會友的活動,亦與海峽對岸舉行互訪,與國際舉行文化交流李老師熱心公益,捨己為群,以美術移風易俗的愛心與毅力,著實令人欽佩。

其書畫作品中皆是忠孝節義,勸善行德之句,可謂:「藝德雙修」。畫家浪漫者比比皆是,李老師獨堅守自我的人生理想,做社會的表率,故能獲得各界的敬重。去歲又應國立臺灣藝術大學之力邀,任書畫學系教授。往返南投臺北之間作育賢才。將一生心得傾囊相授。無論用筆、構圖、敷色、點染、親自示範學子獲益甚多,尤其上課如春風煦陽般,不只書畫藝事的教導,也是爲人處事言談修養的潛化。「君子之德風」,其潛移默化他日必顯其成效。

六、結語

李轂摩先生已達七十四高齡,欣喜身體強健如常。近年海峽兩岸文化交流頻繁。李老師無論在書法及繪畫皆是當代的指標。他的畫作深含人文意境及鄉土關懷。頗能代表臺灣獨具風貌的藝術表現。書法的線條從歷代書跡中吸收其形式與理趣,幻化為繪畫作品中。黃山谷說:「鈎深入神,深思苦求方與古人相見也。」看轂摩先生的作品是一種心靈的映寫,直向心靈深處,無限深遠的精神空間 ,將書畫作爲心性吐露之具。雖用意而看似不用意,雖有純熟的技法而不賣弄技法,而是藉着強烈的自我意識,自然好,出入無心的,言忘意得,筆墨匯歸,純真自然,天趣橫生,不在意不拘法,自在之氣自然逸出。媽祖道一所謂:「無造作、無是非、無取捨、無斷常、無凡無聖。」

應是李轂摩大師此次展出「自在  從心所欲」的最佳詮釋。

 

李轂摩先生二零一三年畫展

林隆達館長

自在 從心所欲

記李轂摩書畫創作展開幕茶會

 

文◎蕭仁豪圖◎鄧惠恩

中華文化總會為突顯台灣中華文化之創新風貌,特邀請台灣當代創作有成的書畫藝術家,舉辦「巨椽」系列邀請展,以彰顯藝術家的畢生成就與傳承之功。繼張光賓、劉國松之後,由以文人畫風呈現台灣民間生活美感的李轂摩接續展出「自在 從心所欲──李轂摩書畫創作展」。

2月23日開幕茶會當日,大批政界與藝文人士出席。包括中華文化總會名譽副會長蕭萬長、副總統吳敦義、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法務部長曾勇夫,以及畫家張光賓、李奇茂、歐豪年……等。

深厚的鄉土情懷

文化總會名譽副會長、前副總統蕭萬長致詞時表示:李轂摩於公於私都是他非常敬仰的藝術家,在他2008年回任公職之後,獲贈一幅作品,題的字是「斯土斯情斯民」,畫的是他小時候生活的台灣鄉村情景,富有很深厚的鄉土情懷跟人文意境,4年來這幅畫一直陪伴著他到現在,也是他辦公室裡唯一的一件畫作。

副總統吳敦義致詞時首先提及,他在擔任南投縣長任內,於民國71年成立「南投縣文化中心」,是全國第一個落成啟用的文化中心,當年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曾提出補助地方政府設立文化基金會,用以推動縣內社會教育及文化活動的計畫。然而當時南投縣較屬窮鄉僻壤,募款不易,誰出來引領登高一呼相當關鍵。李轂摩時任「南投縣美術學會」理事長,在其努力奔走號召下籌到1500多萬元經費,再由中央政府補助相同經費,終於順利在民國76年5月成立「財團法人南投縣文化基金會」。吳敦義說,李轂摩浸淫於水墨繪畫40餘年,長年居住於南投縣草屯鎮鄉間,除擅長書法、繪畫與篆刻,表現主題多以台灣的土地及風情做為素材,呈現極為濃厚的人情味與親切感,展現出對鄉土的熱愛,並將中華文化融入台灣特色,實屬難得,也期盼能繼續為傳承中華文化而努力。

獨樹一幟的美學價值

李轂摩在致詞時表示,今日的一點成果,都是大家長期以來的支持和鼓勵。其實李轂摩用功甚勤,凡在水墨畫有關的章法、敷色或取材,往往經過縝密的鋪排與妥置,講究線條的變化和精神,思考結構空間的呼應布局,將人的意志、環境的造景,在隨興之中注入一股「自然氣韻」,傳遞出獨樹一幟的美學價值。

 

農家子弟出身的李轂摩,自幼生於南投草屯鄉間,對農村中的家事,無不知曉,從「看牛囝仔」的角度取材周圍的田園山水人物,作品洋溢鮮活熱烈的生活氣息。對泥土的情懷若非長期生長于其中的人,實難以體會。

李轂摩擅以灣俚語作為畫作點題。如「草螟弄雞公」,「上司管下司,鋤頭管畚箕」、「龜笑鱉無尾」、「補漏趁好天,讀書趁少年」等為畫作點題,幽默中充滿禪意,懂得語的人,自然發出會心一笑。從畫作中可看出他熱愛這塊土地,也以此為榮,將平實題材提升到藝術的高度。

作品與生活有密切關係

 

行政院政務委員黃光男表示:「看到李轂摩的畫就像看到台灣的土地,台灣的心情,台灣的文化,在台灣畫壇中要找到作品跟生活有密切關係的畫家不多,李轂摩便是其一。」畫家將生活點滴,藉著畫筆寄附於生命的文化品格中。每一幅作品務求自我挑戰絕不相同。像是耕牛早出晚歸,構圖自是不同,早耕時人在牛前,暮歸時人於牛後;前者積極早出耕作,後者諸事畢作,悠閒蕭散。雖僅數筆勾勒、點染少許,然意境自出餘韻不絕。兒時記趣如掌玩布袋戲偶、打陀螺;石壁塗鴉、看蝌蚪青蛙,隨手畫來,景物歷歷。又或農產水果如鳳梨、芭蕉、梨子、荔、百香果、柿子、舉凡生活所見所食,無一不可入畫,件件都是親切、溫馨、滿足與喜樂,於平淡中見真趣。

2012年8月李轂摩應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力邀任書畫學系教授,往返南投台北之間作育賢才,將一生心得傾囊相授。其畫家養成之路,以師徒制及自學為主,與現代的學院科班教育大相逕庭,也因此能擺脫流派、理論的束縛,遵古求新、自成一家。無論用筆、構圖、敷色、點染,親自示範,學子獲益良多;尤其上課如春風煦陽般,不只書畫藝事的教導,也是為人處事言談修養的潛化,對於學界及後學累進水墨教育能量及開創書畫藝術新意尤有助益,也因此,本次展覽除於文化總會展出外,也將會在臺灣藝術大學有章藝術博物館接續展出至4月27日止。

鼓勵衍生文創商品設計

此外,李轂摩主張藝術應與生活結合,常或以立體陶瓷為畫布,或以刻刀雕刻書法,瓶罐杯盤等實用器皿,經其巧手揮就,更添藝術價值。由此,中華文化總會也特與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合作,除了舉辦李轂摩書畫創作展之外,特別增辦「李轂摩先生書畫展暨藝術衍生文創商品設計競賽」,得獎者無不展現了多元的創意巧思,如特優作品「方圓之道」,商品設計靈感來自畫作〈路是走出來的〉,設計者劉怡伶和蔡耀宇表示他們從畫作中去思考路應該如何走才能行於正向之道呢?以路上的腳邊石來說,經過山洪的沖刷與時間的淬煉,磨去稜角,而成圓石,人亦如此。優選作品設計者連啟宏則是擷取〈忘不了〉、〈路是走出來的〉、〈日日是好日〉3件作品字首取其諧音「忘碌日」,轉化設計至餐桌器具,讓講究飲食文化的東方民族進一步將傳統文化完整的體現在生活中,除了增進飲食美學之外,更能藉由書畫傳達意境,讓調味動作同時成為美的實踐。

李轂摩儒雅可親,創作傳遞一種平淡生活之美和以及謙和含蓄的生命力,從灣土壤裏自然孕育而生,承繼東方水墨畫精神,富含在地文化與情感特質,畫作中看似清淡卻蘊含雋永的人生哲理,簡單數筆卻隱含令人嘆絕的用筆功夫,不露絲毫雕琢痕跡,淡而有味。李轂摩嘗謂他的創作心得:「作畫七分,留三分給觀眾咀嚼回味。」觀者當在此次展覽中可細細品味這三分空間,對其自成一格的獨特畫風,文質相含的審美趣味定能有所領略。